凤陌芊

杂食党,吃的CP 有除叶(⇔)浩 叶(⇔)陶 叶(⇔)嘉世的一切关于我叶的CP 还有 黑执事:塞夏 夏塞 侠岚: 迟钧 钧迟 夕谣 谣夕 迟叶(徦叶) 叶迟(徦叶) all叶(徦叶)
All 撒 宁闹 双北 及少数hp

【叶all】你为什么爱上这样的我2

人物归虫爹,ooc 归我
不带叶陶,叶浩,叶翔,带一半伞哥(为啥一半看后文)可能会出现少量叶橙。萌新写手,鬼知道我能坚持多久,没有存稿,无大纲,思想放飞,纯脑洞产物。以上都能接受请往下。
肉写不下去我就任性的不写了,没事,不会影响主线,伞哥半复活。
 

https://shimo.im/docs/P3uzp8jBlhITc2UQ

知道我为什么不更新吗?

点进去就知道了…
………………(才不是因为写不出肉来呢)

https://kg.qq.com/node/play?s=ib2zGkiPeBYFCiwj&shareuid=609d948d2c25348a36&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209898312_l0_t1517836633__

【叶all】 你为什么爱上这样的我 1

  全职归虫爹,ooc 归我
不带叶陶,叶浩,叶翔,带一半伞哥(为啥一半看后文)可能会出现少量叶橙。萌新写手,鬼知道我能坚持多久,没有存稿,无大纲,思想放飞,纯脑洞产物。以上都能接受请往下。

 

叶修有一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他觉得他藏得很好,所以他觉得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
  苏沐橙也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是真的谁都不知道,那就是她知道叶修的秘密。
  那么,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叶修,他缺少人类的感情,尽管他知道什么是恨,什么是悔,什么是爱,可是他无法感受。他不是一出生就这样的,那是从十年前开始。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他清楚这是为什么。
  苏沐秋在医院停止呼吸和心跳的那一刻,他还是悲伤的,所以他悲痛的流下了泪,
下一刻,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爱他吗,叶修?”
  他歇斯底里的在心里喊:“我怎么可能不爱他?”
  是啊,他怎么可能不爱他?毕竟,在前一天,他们还在彼此抚慰,他还在这具躯体里火热的进出。以至于今天抢救的医生在出了手术室后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里面躺着的少年唯二的家属。毕竟,无论怎样的车祸,都不会造成菊部地区的摩擦性损伤。
  “你是他的恋人吗?”医生好奇的看着叶修。
   “是,他怎么样了”叶修的心悬在深渊上,尽管心那一瞬间的抽痛预先告诉了他什么,但他还在奢望。
  “奥,他抢救无效请您节哀”相比起死亡,他更关心八卦,毕竟他见惯了死亡:“你真是他男朋友?”
  “……是”叶修把口中悲呜咽下去,心坠入了深渊。
  “奥,那就排除自杀的可能性了。”叶修觉得无比欠揍的脸上冷漠的射出把把尖刀扎在叶修的心上。
  “为什么要说排除自杀的可能性?”等在一旁的刑警问道。
  “因为死者直肠有摩擦出血,肛门有点破损,我以为他被强奸了轻生,结果人家是自愿,是和奸,所以这就是意外喽。”医生绷住脸一本正经的对刑警说。
  “也就是说,我他妈得查肇事司机溜那儿了,我的辖区又有命案喽。”刑警咬牙切齿。
  “没错,对了,我顺手帮你把尸体缝了了一下,其实死者是被货车撞飞砸在尖锐处损伤大脑致死的(作者瞎编的,不知道准不准),尸体还算完好,要领回家停灵吗?”医生的话握住了叶修心上的刀,旋转了360°。
  “要”叶修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
    他和沐橙带着从医院后门买的最便宜的棺材,装着苏沐秋,回家了。
  叶修把他带到家里唯一能放稳的地方,他们的卧室,在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布置好灵堂后,对着苏沐橙说:“能不能让我和阿秋单独告别。”
  苏沐橙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可看着叶修血红的双眼,又咽了下去:“我什么时候能进来。”
  “明天早上”
  “好,我去我房间了。”她走出去,带上门。
  “沐秋,看咱们的妹妹,多懂事。”
  “沐秋,我后悔内个赌约了,我放弃”
  “沐秋,我要违背我们的约定了,你如果同意就不要说话。”
  “沐秋……”叶修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相信我,这是甜文,我不虐伞哥,真的,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恩,我是小白文手,文笔差劲,所以有任何要改进的地方请提出来。
卖萌打滚求评论

 
 

等待千年只为卿(龙信X狐白)王者荣耀同人

恩,这是我可爱的脑婆无聊时的乱涂乱画,各位大佬求轻喷,恩不是我写的我负责搬运,作者简臻


  【龙信X狐白】 等待千年只为卿
作者的唠叨:这篇文的灵感来的匆匆,在发现信白文的数目屈指可数之后便毅然决然下笔,毕竟还是得强调一下某白和某信才是官配这件事(笑),故此短篇敬上,以慰腐女之心(划掉)。
又是一年好春,暖风携着芬芳的泥土味,拂过这片无人之境,无微不至。
银发少年复又来此,入目满是随风飘飞的碧桃粉瓣。他颀长的身略显不稳,只一人提着窖藏的桃花酿,向远处那株最为高大的桃树缓缓步去。
漫山遍野的桃花中,赫然一灰白色的墓碑静静伫立,少年随意坐于碑前,他额前的碎发掩住了眼,看不清楚他此刻情绪如何。
那灰白色的碑上,竟没有身份,没有日期,有的只是简简单单,明明白白的两个字。
狐白。
炙热的阳光穿过娇艳的桃花隙间,洒了一地的斑驳陆离。少年似被灼伤一般,双肩猛然一抖,又忽而平静地轻轻掀开手边酒坛的盖,倒于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瓷杯中。
一阵清风拂过,漫山的桃花似乎瞬间鲜活了起来,数不胜数的妖艳桃瓣于风中起舞,伴着酒香,散发出浓厚而馥郁的独特香气。
少年微微抬首,露出格外俊朗的容貌,零落了一身花瓣的他,忽而粲然一笑,笑得凄楚,笑得无奈,只听得他唇启喃喃。
“狐狸,我想你了。”
溢满悲伤与怀恋的话语被暖风吹散,少年轻啜美酒,醇香的酒液滑入喉中,竟有几分难言的烧烫。他轻咳一声,微蹙剑眉,随手扔掉杯子,转而径直提起酒坛灌入口中。
灼烧于喉咙处开始蔓延,如同一块烧红的烙铁横亘于喉间,他忍不住地咳嗽,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抬起,抚上面前冰冷坚硬的石碑,眸底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狐狸,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喝酒。”
可是我喜欢你,所以强迫自己去喜欢你喜欢的所有。
“所以,你回来好不好......”
忧伤到近似哀求的话格外深沉,少年抹去唇边酒液,望着面前与这隔世桃源格格不入的石碑,胸中悲凉汹涌。
他甚至,连他何日消亡也不清楚。
这碑下,甚至连他的一具尸首也无。
纵然那场惊天地的大战蚩尤兵败,久远到只存于记忆的血色青丘,此时竟清晰得可笑可悲。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他见证了一个个文明的兴盛与衰败,目睹了一个个世代的繁荣与终结,才惊觉白驹过隙,如风过水般不留痕迹。
原来没有你的日子也过得很快。
只是恍若你笑靥的孤独我招架不住。
遥想那时,四季如春的青丘浦盛极一时,狐与蛟两族本交好,当那只名“白”的狐狸闯入他的生活时,便知此生再也离不了你。
那段无忧无虑的回忆太过美好,美好得不敢去回忆。每每会心一笑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心痛,不忍追忆,却忍不住追忆。本以为快乐可以亘古长存,不想是今时今日此情此景。
这份痛,这道伤,他终究是甘之如饴。
......
银发少年复又来此,还是那美得惊心动魄的桃花一树;还是那喝不惯不喜欢的酒酿一坛,还是那冰凉坚硬惹人心碎的石碑一座,还是那赤诚忠贞永不渝的心一颗。
他自斟自酌间,依稀听得有人唤他。
“阿信......”
微弱的声线却好似沉重的大石砸于心口,少年瞬间站起环顾四周,俊俏的脸上写满不可置信。
眼前的景物突然模糊起来,他怔怔地看着这一怪异的变化,胸腔中冰冷到麻木的心霎时火热地擂动起来。
虚空中渐渐浮现一抹妖冶的紫,似真似幻,若隐若现,可是那影影绰绰的轮廓,却像极了少年日思夜想之人。
周围的迷霭散去,那紫逐渐明朗起来,赫然是一俊美少年。
那少年一袭紫裘翩跹,飘然胜仙。他狐眸含笑,轻唤面前已然痴了的龙信。
“阿信。”
少年略显单薄的身体霎时被人紧紧拥住,鼻尖萦绕着令人安心的熟悉味道。狐白不禁回抱他,似是在安慰这个寂寞了一千年的男人。
信将头埋在怀中人白皙的颈间,贪婪的攫取着自己渴望了太久的气息,环于狐白腰间的手愈发施力将他按向自己,力道之大似是要将他揉入自己骨血之中。
“阿信,呼吸有些难受......”
龙信微微卸力,却依旧将狐白紧紧禁锢在在自己怀中,他低吼:“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狐白微愣,随即轻叹一声,缓缓道:“战争之后,我虽然侥幸存活,却也是苟延残喘,妖力尽失,又修炼了一千年而已。”
龙信轻轻放开他,略有粗粝的指抚上狐白的脸颊,安静专注地凝视他。
“!!!!”
狐白迅速偏头,不由自主地躲避龙信太过直白的目光,俊颜不自然地染上几丝绯红。
正沉默着,狐白忽然挣脱了龙信的怀抱。
“等等。”
他走向之前无意瞥见的石碑,忍笑问他。
“所以我不见了你立个石碑什么意思?”
“呃......”
一缕清风吹过,卷起漫天花雨。飞花迷人眼间,面前那有着天人之姿的紫发少年,眉目缱绻,恍若谪仙。
信笑了,笑得灿烂,笑得耀眼,他满含痛惜与喜悦的清澈眸底,此时只映出眼前一人。
此生也只他一人。
桃花开,画江南春色满。
桃花红,映篱外故人颜。
桃花舞,晕纸伞白衣沾。
桃花落,逐流水袖染尘缘。
桃花酿,醉踏歌剑挽流年。
桃花醉,共枕逍遥江湖远。

                               【完】
歌词来自《桃花醉》一歌。
作者又一次唠叨:那么问题来了,我这么强行HE是不是很戳槽点(笑)?由于文笔还不太成熟,你们就凑合着看看吧(笑)。
再见。

恩,因为我不是作者所以我也不知道下次啥时候更…………